共享自习室风头正劲 能否破联合办公盈利难题?

热点专题 浏览(1238)

Original Title:在自习室分享风头:“新物种”能打破联合办公室的利润问题吗?资料来源:华夏时报

照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李富田李凯旋

早在朝鲜大火的共享书房登陆中国市场,成为共享市场的“新物种”。最近,北京新开了一些共享自习室。他们大多采用半自助管理模式,旨在为有学习需求的人提供学习空间。

行业专家认为,共享书房是联合办公室概念的延伸。它有市场需求,是一种值得肯定的模式,但也有风险。在共享自习室迅速发展的时候,联合办公室刚刚经历了一波寒潮。行业领袖WeWork已被市场拒绝。合资公司的盈利模式受到质疑。新的共享学习室能突破董事会解决这个问题吗?

共享自习室已经成为一种时尚。

最近,共享自习室频繁出现在人们的眼前,并且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记者《华夏时报》使用关键词“共享学习室”和“付费学习室”搜索美国组,分别显示46个结果和41个结果。然而,数百个共享自习室早些时候离线开放,包括连锁商店,如“圆形空间”和“阅览室”。

这是中国的“新物种”。目前,共享自习室已经席卷了北上官和深圳以及大多数1.5线城市。以北京为例,记者《华夏时报》发现大部分自习室都位于核心商圈附近,如与中央商务区相邻的大王路。然而,与中央商务区的租金相比,SOHO现代城的租金几乎可以说是“断层”,而大望路的区位成本更低。

《华夏时报》记者发现,单在SOHO现代城A座就有三个共用自习室,分别位于9楼、10楼和23楼,几乎所有的房间都将在2019年5月左右开放。此外,望京和中关村也成了许多书房共用的地方,每隔几步就能找到一个房间并不罕见。

在研究生陈玲看来,共享自习室是“不可避免的”。“事实上,像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对自习室的需求很大。图书馆太少了。有学习需求或考试需求的人没有地方消化这种需求。”陈玲告诉记者《华夏时报》。

陈玲大学毕业后已经工作了两年,目前正准备全日制研究生学习。SOHO现代城的共享自习室成了她每天的打卡点。“家里的学习效率太低,图书馆离我们家太远,而且咖啡厅有点吵,所以我选择了这种自习室。”陈玲告诉记者《华夏时报》。

三种商业模式“半自助”管理

陈玲对共享自习室的理解来自韩剧《请回答1988》。“女主角德山在准备高考时去自习室学习,然后她晚上可以带着被子睡在地板上。从那以后,她开始注意自习室了。”陈玲告诉记者《华夏时报》。

目前,我们市场上有三种自习室模式,但没有一种可以脱离“共享”的概念。陈玲的主要小组是学生,他们共用一个自习室。记者《华夏时报》发现自习室占地不到90平方米。有沉浸学习区、键盘和鼠标区、标准区、冥想区等。自习室在网上出售。"你的学生证照片可以给我打九五折."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华夏时报》。

《华夏时报》记者发现,白天在自习室大约有10个“顾客”。“晚上会有更多的人。一些人下班后来这里为考试做准备。虽然不能说他们都是学生,但他们基本上都在为考试做准备。”陈玲告诉记者《华夏时报》。记者《华夏时报》看到,自习室被划分为清晰的区域。沉浸区是一个为每个人准备的小书桌隔间,凳子占据了超过1平方米的空间。每张桌子都配有可调节的台灯和插座。这个区域成为大多数人共享自习室的首选。

"沉浸式学习区更安静、更激烈、更私密。"陈玲告诉记者《华夏时报》。键盘和鼠标区域以及标准区域的布局更像是大学里的图书馆。几张大桌子放在一起,从落地窗往上看,可以看到中央商务区的夜景。“但只有键盘和鼠标可以用我

此外,共享自习室通常配有厕所、茶水间等。“咖啡和茶是免费的。外卖食品无法送达。你必须自己下去拿。那你只能在餐具室吃饭。”陈玲告诉记者《华夏时报》。虽然共享自习室一般采用“半自助”模式,也没有管理员进行全天候管理,“保持安静”已经成为这里的既定规则。

"一些共享的自习室感觉更像是联合办公室。"陈玲告诉记者《华夏时报》。陈玲去过位于国际贸易中心的一个共用自习室,那里规模更大,设施更全面。甚至还有专门的小组讨论学习区。“有些人会租一个隔间很长时间,然后在里面讨论他们的工作。那里工作的人越来越多,基本上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为考试而学习,所以会有点嘈杂。”陈玲告诉记者《华夏时报》。

此外,第三种共享自习室的模式与教育有关。记者《华夏时报》发现,一些共享自习室收取较高的月费,但他们可以为公务员或研究生提供相关课程,配备教师进行指导,提供自习室只是额外的一小部分业务。

“联合办公”概念扩展?

"这种模式可以理解为联合办公,但联合办公具有创业的性质,而且这种办公是个人学习和工作,而且有区别。"易居研究所智库中心研究部主任严跃进告诉记者《华夏时报》。严跃进认为,这种共享书房的模式迎合了现代人的需求,在大城市有市场需求。

值得注意的是,与共享办公室想法相同的联合办公室近年来刚刚经历了一次寒潮。业内人士认为,联合办事处还没有探索出一个明确的商业模式,很难在扩张背后获利。在市场上,联合办公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办公楼租金不好,而联合办公楼空着。

"仍然有一些风险,不是每个人都非常依赖它。例如,如果共享自习室的费用更高,最简单的星巴克可以取代它。”严跃进告诉记者《华夏时报》。记者《华夏时报》发现,目前,北京市场上的共享自习室的费用一般在每小时15元左右,大约48元就可以买到一张24小时体验卡。

以如火如荼的“圆形空间”自习室为例。它在整个大厅里普遍使用。90天,无限时间,无限数量学习卡的费用为2310元,每天费用近26元。“这里几乎每个人都买这种卡,但实际上并不便宜。有了机票和餐费,每天至少要花50元。”陈玲告诉记者《华夏时报》。

颜跃进认为,共享书房是一种值得认可的模式。目前,对共享书房产业的研究很少,但飞跃岛书房创始人曾公开表示,共享书房是一个新兴产业。可见的盘子足够吃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