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打,一切白搭!李鸿章缺少两点,一切努力都是水中月

国内新闻 浏览(840)

在晚清军事工业的发展中,从左、李鸿章的角度来看,我个人将其归结为左的“在采购的同时,应力求同步本土化,以自主创新为基础”的观点和李鸿章的“武器应尽快先进,以外包为基础”的观点。左的主张是合理而全面的。

李鸿章有很多问题:最重要的是,先进?先进技术是买来的吗?没有一步一步的自我创造。外包的结果是,别人很容易砍掉你的脖子。外包的结果是你永远不会比敌人更先进。

“阿斯彭舰队事件”催生中国武器的本土化

1862年,英国赫德代表英国和广州签署了《七船武器协议》。因为我们都不会驾驶船只或使用西方武器。因此,中国海关第一任首席税务官、在自己国家度假的英国人李泰国受邀帮助招募160名英国水手和一个英国乐队来培训我们的400多名水手。

然而,英国政府要求英国人员必须控制这支舰队的指挥权。作为“全权代表”,李泰国从英国购买了7艘军舰和1艘运输船,总价值超过80万两白银。

同时,他把船上所有的人都换成了英语。与此同时,英国人员的指挥权在阿斯彭,中国对舰队的权利仅限于供应物资和白银。

之后,李泰国带着阿斯彭上校(曾参加过两次鸦片战争)和600名水手回到了中国。

“洋务运动”坚决反对英国的阴谋

“阿斯彭舰队”回国后,我才知道事情的真相。曾国藩对此坚决反对。中国花钱购买了一支只负责军事训练的军队。不管他们什么时候打,什么时候打,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走,中国都无权管理。船上船员的月薪应该和食物一样支付。这叫什么“雇佣军”?

经过双方不愉快的谈判,中国表示很难接受这支舰队。当中国和英国在这个问题上发生冲突时,美国驻中国大使匆忙出面调解中英之间的分歧。

最后,在1863年底,中国要求英国卖掉这艘船,把钱还给中国。包括阿斯彭在内的600多人的九个月工资、从中国返回英国的旅费以及给阿斯彭的个人奖励是两银子作为补偿。1864年,英国从出售给中国的船只中返还了572,000银元。这件事已经结束了。

前前后后,中国损失了70多万两银子。结果,曾国藩、左、和李鸿章决定推出“自己的军事工业”。江南造船厂和福建马尾造船厂相继成立。马尾造船厂是“国产军舰”技术水平最高的工厂。

然而,福州船政局局长沈葆桢于1879年因病去世,马尾造船厂和军舰于1884年被法国海军摧毁,福州船政局创始人左于1885年再次因病去世。从那以后,就没有人强烈支持中国的“自制”体系。

李鸿章的观点和实践是错误的,左的观点是正确的。

李鸿章说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是“纸糊”,为什么左没有成为一个纸糊制造者呢?

应该说世界是一个世界,清廷也是一个清廷。尽管他们都是“改革者”,有着相同的大方向,但在如何去做的问题上有许多分歧。晚清军事工业就是如此。

从晚清的实际情况来看,我个人认为李鸿章的做法更为有效。毕竟,根据当时的形势,晚清政府首先扞卫的是领土不可侵犯。“本地化”的速度很慢,“购买”的速度很快。就成本而言,“本地化”的初始阶段比“购买”更昂贵。

但当“本地化”达到一定水平时,成本自然会降低。因此,正确的做法肯定是先买后自己做,左也是如此。因此,在19世纪90年代之前,中国自制的军舰比日本的好。在亚洲,只有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比我们强。

然而,李鸿章以各种方式打压福州船政局,直接导致了我国的

一是敢于亮剑,通过实战不断增强战斗力。然而,在1870年日本海衰弱的时候,李鸿章不敢向日本亮剑。在19世纪80年代,当日本海军力量薄弱并拥有“亚洲第一”实力时,他们不敢亮剑。

结果如何?没有实战能力的军队如何打得好?实战和锻炼是不同环境下的不同反应,对心理承受力有不同的要求。根本没有可比性。因此,不敢战斗,武器先进也没用!

第二个是“便宜”这个词。

封建社会的官场不可避免地“腐败”,但腐败持续270年的原因在于:不良的规章制度。换句话说,关于官员接受多少和人们给你多少有“隐藏的规则”。

甘龙十九年(1754)末,浙江巡抚伊洛顺被调任安徽巡抚。根据简陋的规章制度,盐商被要求送出钱和钱,这就是所谓的“送一件常规器具”。每人收到400两,15个盐商收到6000两。

伊洛顺要了782,000两银子。结果,15个盐商认为6000两是按规矩给的。坏的规则已经形成了数百年,规则不能随便打破。结果,伊洛顺不仅被盐商指控失去官职,还最终被判死刑,最后甘龙下令他自杀。

然而,在李鸿章的时代,要填补腐败分子的空白,很难不提到洁净银的培育。腐败在淮军中非常普遍。此外,购买军舰在当时属于“外国工作”,不是普通人能做的事情。因此,“腐败”有很大的“隐蔽性”。

例如,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购买德国军舰“定远”、“贞元”、“济源”的“腐败”,但“济源”的性价比为68万两,远低于“定远”的142万两。这不正常。

这些“外包”的武器问题大多是淮军的问题。中国购买这三艘军舰的是淮军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