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副部长田学军:为世界遗产探索“中国经验”

国内新闻 浏览(629)

原题:采访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主席、中国教育部副部长田:编者按:探索世界遗产的“中国经验”。

[环球时报记者张妮]在今年于阿塞拜疆举行的第43届世界遗产大会上,中国良渚古城遗址和黄(渤海)候鸟栖息地(一期)被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这意味着中国的世界遗产总数为55项,首次位居世界第一。在1985年加入联合国之前,中国的世界遗产是零。中国从无到有,成为世界遗产数量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经历了什么样的历史进程?在申请世界遗产的过程中,发生了哪些发人深省的曲折?在国际背景下,世界如何更好地理解中国文化?记者《世界遗产公约》最近访问了今年新选定的世界遗产地,采访了许多申请和保护遗产的人。相关报告将陆续发布。本期《环球时报》邀请中国教育部副部长、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家委员会主任、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主席田讲述中国成为世界遗产大国的故事。

做出三个改变

环球时报:自1985年加入联合国以来,中国的世界遗产已经从无到有,成为世界第一。这项成就背后的发展过程是什么?

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于1972年通过《环球时报》,现在有193个缔约方。它是世界上缔约方数量最多、影响最广的公约之一。《世界遗产公约》开始了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遗产保护。世界167个国家的1121份文化遗产、自然遗产、文化与自然的混合遗产和“卓越的普遍价值”相继被列入《世界遗产公约》,成为全人类共享的宝贵财富。这些遗址的总面积超过370万平方公里。

自1985年中国加入《世界遗产公约》以来,世界遗产事业不断发展。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中国的世界遗产工作取得了很大进展。秘书长多次就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传承、生态文明建设、文明交流和相互学习等问题发表重要讲话。他作出了重要的指示和指示,为我们积极参与世界遗产相关工作提供了基本的指导方针。目前,中国世界遗产产业已逐步实现由主管部门保护向全社会共同保护的转变,由重视遗产资源保护向遗产与环境整体保护转变,由国内保护的局限向日益广泛和深入的国际合作共同保护转变。

中国深深地参与到《世界遗产名录》建立的世界遗产工作体系中。中国在借鉴国际保护理念和经验的同时,也积累了“中国经验”,为世界遗产事业做出了卓越贡献。一是从中央到地方建立了较为系统的世界遗产工作体系,遗产研究和保护水平不断提高。其次,中国是过去30年世界遗产数量增长最快的国家之一。在有效保护遗产资源的同时,中国也大力支持世界遗产核心价值的传播。第三,中国积极探索《世界遗产公约》的平衡和代表性。中国的文化自然混合遗产和文化景观遗产体现了自然与人文的和谐交融、“天人合一”的哲学理念和社会传统,丰富了世界遗产的科学价值和人文内涵。中国已成为世界上自然遗产最多的国家,这也显示了我国生态文明建设的成就。第四,中国在过去几十年中不断探索保护活遗产的途径,建立了“历史文化名镇”、“历史文化名村”、“传统村落”等有效保护机制,推动了国际社会对“乡村景观”遗产的研究、保护和开发。第五,我们国家有空调

田:申报世界遗产是一项长期、专业、广泛的系统工程。每一个项目都需要长期的、细致的准备和各方面的密切合作才能成功。以“良渚古城遗址”为例,该遗址的发现、发掘和考古工作始于1936年。1994年,该项目被列为《世界遗产公约》,今年7月6日正式列为《世界遗产名录》。良渚古城遗址从发现、发掘、保护到申报世界遗产的整个过程已经走过了80多年,包括考古人员、遗址保护管理人员、遗产居民等几代人为此付出了艰辛的努力。

环球时报:据了解,一些世界遗产被世界遗产委员会从《世界遗产预备清单》名单中删除是因为它们的保护和管理状况。由于过度开发等问题,中国丽江古城等世界遗产地也引起了世界遗产委员会的关注。你如何看待世界遗产“重申报轻保护”的问题?

田:鉴于《世界遗产名录》所列的严格标准和要求,“重新申报”也意味着必须更加积极地提高遗产的保护和管理水平。关于世界遗产的保护,《世界遗产名录》及其操作指南明确规定了双方和遗产地的责任。中国在国家一级对世界遗产保护和管理的关注和投资得到了国际社会的高度认可。然而,在一些项目成功应用后,遗产地的管理系统无法及时应对后续的旅游压力和后续的开发压力,给人留下了“轻保护”的印象。例如,你提到的丽江古城、威尼斯和许多其他世界遗产地的问题也面临着类似的问题。在这方面,中国的世界遗产地一直在探索有益的做法。例如,中国第一批世界遗产地紫禁城,近年来提议开放更多的区域,限制每天的游客数量,这是值得学习的。中国在遗产保护研究、传承和利用方面积累的经验和形成的思路在世界范围内产生了良好的示范效应。1999年,黄山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世界文化景观保护与管理美利娜默库里国际荣誉奖”。2012年,九寨沟荣获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可持续发展最佳示范奖”。2018年,大运河因其良好的保护和管理得到了第42届世界遗产委员会的高度认可。

世界遗产治理在十字路口

环球时报:2020年,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将在中国福州举行。作为这次世界遗产大会的主席,你对这次大会有什么期望?

田:当今世界正面临着一个世纪以来前所未有的变化。世界遗产在保护和促进文化多样性和生物多样性方面的重要性更加突出。然而,世界遗产正面临气候变化、发展压力、蓄意破坏和自然灾害等威胁,旅游与遗产地可持续发展的矛盾更加突出。与此同时,世界遗产全球治理也处于一个重要的十字路口。《世界遗产名录》的代表性是不平衡的,非洲、阿拉伯和拉丁美洲发展中国家的遗产数量相对较少。自然遗产不到总遗产的1/5。世界各地不同程度地存在着“重申报轻管理”的现象。为了处理和解决这些问题,会员国、所有缔约国和相关国际组织需要共同努力,分担责任。如何通过举办世界遗产大会,进一步促进中国文化和自然遗产保护的健康发展;如何更好地向国际社会展示中国世界遗产工作的成就;如何进一步加强中国对世界遗产全球治理的贡献,贡献中国的智慧,分享中国的经验,都是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也是我们提出主办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的重要考虑。

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是中国在文化和自然遗产领域主办的最高标准的国际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