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鲁”被抢注为餐厅,14年后商标宣告无效

国内新闻 浏览(1348)

“ Pipiru”被抢占为餐厅,并在14年后宣布商标无效。

张月朦北京青年报2018年4月9日

郑州“ Pipi Luxi餐厅”被宣布为盗版商标无效。摄影/视觉中国

经过14年的抢注,该商标归他人所有,最终改名为“神仙”郑渊洁。近日,郑远杰正式收到书面文件: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布,郑州一家饭店的Pipiru商标无效。这也是他将通过维护权利的方式回来的第一个“ Pipiru”。据郑元杰称,至今仍在使用“ Pipiru”等191个商标。

“ Pipiru”被蹲在餐厅

该商标在14年后被宣布为无效

“ Pipiru”出生于1981年,是郑渊洁童话故事《皮皮鲁和鲁西西》的虚拟人物形象,被公认为郑渊洁童话故事中最酷的男一号。在1990年代,郑州开了一家西餐厅Pipiru。郑元杰告诉记者:“有些读者不满意在那家餐厅吃饭。我也来找我抱怨。我说这不适合我。读者问,怎么称呼它为Pipiru?”

2004年,该餐厅在国家商标局正式注册了“ Pipiru”。在查询中国商标网后,记者发现商标注册号为“”,属于第四十三类餐饮服务。 2013年,餐厅续签了“ Pipiru”商标。

与此同时,郑元杰以各种方式联系了餐厅老板,但对方没有承认商标侵权,称商店名称“ Pipiru”源自意大利动画人物。自2004年以来,郑元杰考虑了很多方法,并委托了几个商标代理机构来处理这些方法,但是他们一直无法回到这个“ Pipiru”上。

2017年1月,转帐到来。最高法院颁布了对文学作品商标在先权利的司法解释。一个月后,郑渊洁去了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正式提出了郑州皮皮鲁西餐厅商标无效的申请。今年2月28日,国家商标评审委员会宣布“郑州Pipi鲁西餐厅”的“ Pipiru”商标无效。

这也是郑元杰第一次通过维权手段成功回到“ Pipiru”。

尝试全部注册

后来发现它不可行

早在1990年代初,郑元杰就注意到他的童话人物如Pipiru,Roussie,Shuk,Beta和Wolf被一些公司和个人商业化,因此他们决定也将注册商标用于保护这些角色。 “当时我还不了解。我委托了一个商标代理机构,一个商标3000元,五个注册。”

郑远杰认为,商标注册后,他可以坐下来放松一下。一年没有考虑,该机构通知郑元杰“ Pipru”仍在被抢。事实证明,按照中国的《商标法》规定,一个商标有45种类型,而郑元杰当时只注册了“ Pipiru”童装,其他任何人都可以注册。

在郑渊洁面前有两个选择。他可以选择全部45个商标类别进行注册,或者“每个商标委托代理人申请着名商标注册费用60万元”。

郑元杰说:“我想,然后简单地在商标下注册五个童话人物的所有45个类别。然后他遇到了另一个问题,即如果商标在注册后三年内未使用,商标局将商标撤消。 “例如,我注册了Pipiru轮胎,但没有生产。三年后,商标可能会消失。”

郑元杰的钢笔人物

拥有200多个商标

他曾在2017年的一次演讲中开玩笑说:“我是童话作家。面对这样的场景,我的想象力也很差,筋疲力尽。工具制造商。制造商,沥青供应商,地毯制造商,火柴制造商,义齿制造商.”

不知所措的郑渊洁最终放弃了为五个童话人物注册全部45个商标的想法。同时,他所写的这些字符已被商标抢注。他告诉记者,“郑州皮皮鲁西餐厅”被宣告无效后,仍然有191个“皮皮鲁”等童话形象商标被抢注。

郑元杰在哭笑。 “这些已被抢注的商标确实是多种多样的,称为'Schuberta Rat Medicine',而且位置也遍布全国。”

在2017年世界知识产权日期间,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与郑渊洁进行了专门讨论,听取了郑渊洁在知识产权侵权和维权方面的亲身经历。商标局负责人向郑元杰介绍了商标注册和保护后,还表示“新形势下商标工作面临难题和困难”。

今年3月,国务院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通过的体制改革计划将重新设立国家知识产权局,整合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的商标管理职能,并促进国家知识产权局的建设。知识产权制度。我相信整个社会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将有新的变化。”郑元杰告诉记者。

文学角色徽标

保护法规越来越完善

北京优肯律师事务所王建兵告诉记者,文学作品中角色商标的保护,过去的相关案件主要是指“商标的使用不能损害他人现有在先权利”的保护,例如功夫熊猫詹姆斯邦德案,等等

王建兵说,中国的商标受制于注册制度。原则上,如果未注册商标的特定类别的原件,则其他人也可以申请注册。但是,如果该商标是众所周知的,并且商标审查员知道该商标,或者如果申请人有明显的涉嫌恶意域名抢注,则该申请可能会被拒绝,但这只是一种可能。

王建兵介绍,原作者以文学作品的身份申请商标保护,目前一般分为主动和被动两种方式。积极保护是指商标的所有45个类别均已注册,但如果申请人在注册3年后未使用某个类别的商标,则该申请的确可以被撤销。

通过被动撤销,原始创建者必须不断检查某人是否已深蹲,如果是,则在异议,无效等之后通过法律程序扞卫其合法权利。

2017年1月,最高法院发布司法解释:对于受版权保护的作品,如果该作品的名称,作品中的角色名称等具有很高的声誉,则将其用作商标对相关商品可能轻易导致相关公众。人获得权利持有人的许可或与权利持有人有特定联系是错误的。当事人主张构成优先权的,人民法院将予以支持。

这种司法解释是第一个从法律上阐明文学作品中商标在先权益的法律解释。 “商标抢注背后有巨大的商业利益,而不是保护知识产权,这对原商标是不公平的。”王健士兵律师告诉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