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涛退休或许是新美大合并的最好结局

国际新闻 浏览(1258)

据新美国大学发布的最新消息,大众点评网前CEO张涛宣布退休,并担任新美国大学董事长,而美国集团前CEO将开始担任新美国大学CEO。这也意味着新加坡-美国大学联合首席执行官制度的终结。然而,这一看似正常的举动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许多人认为张涛的辞职是新美大学合并的必然结果,并认为美国大学与公众舆论之间存在一定的利益交换,以换取彼此更长远的发展。

这种担心不无道理,因为美团和电平合并后,人们一直担心两家公司的合并会带来人员和战略上的变化。此外,这两家公司在发展模式上也有自己的差异,所以人们更多地考虑两家公司在整合期间的内部摩擦,而不能在合并之初达到预期的效果。

合并后实施的双重首席执行官制度进一步加剧了这种担忧。这两家公司的合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合并。两家公司的合并更像是互相残杀后的拥抱。这种拥抱被更多人视为两家公司在资本的寒冬寻求更好发展的无助举动。合并后,两家公司将面临更多的人员和战略调整,这种调整给企业带来的变化更加难以预测。

新美国大学合并后,张涛辞去新美国大学首席执行官的职务引发了第一次调整。至于张涛的辞职,人们更关注他和王兴之间的分工。据梅辛大学称,张涛卸任后将更加注重战略层面的工作,而王星将更加注重行政或管理层面的工作。张涛和王兴之间的分工让人们更多地想起了他们不同的工作方式。与王星不同,张涛的步伐更加稳健,而王星在美联发展之初激进的管理风格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张涛担任董事长,注重稳健的战略规划,王星担任首席执行官,注重实际管理。张涛的稳健无疑将为SMU未来的战略规划注入更多稳健因素,而王星的积极进步将为公司拓展业务、突破饥饿、百度米诺和阿里的包围提供源源不断的力量。

从公司层面来看,张涛的退休可以避免由联合首席执行官制度引起的决策冲突,从而给SMU更多关注自身业务发展的机会。自从新美国大学宣布合并以来,联合首席执行官制度一直受到人们的批评。不是这个系统不好,而是这个系统不适合美国联赛和公众评论。为什么?主要原因是美团和电平属于高度同质的两家公司。两家公司在拓展业务时经常触及对方的核心利益,而为了发展自己,它们经常采取一些让对手感到不舒服的举措。合并后,联合首席执行官制度的实施将使张涛和王星在进行某些人事或财务行动时有所顾忌,更加照顾对方的顾虑,这无疑会给公司的发展带来很多不便。

张涛的退休可以减少这种摩擦,给予王兴更多的处理公司内部事务的自主权,让梅辛大学更加关注外部环境的变化,并及时、快速地制定有效的解决方案来对抗美食O2O市场的封锁。

从行业的角度来看,张涛的退休无疑为后来的企业解决这些问题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模式。两个企业,特别是两个同质性很高的企业,在同一个市场环境中经常会遇到同行的竞争。尤其是在首都寒冷的冬天,这种竞争会更加激烈。为了继续市场变化带来的变化,我们必须聚在一起取暖,以获得新的发展机会。并购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并购带来的许多问题成为检验这类企业的主要因素。然而,张涛的戒指

从员工层面来看,张涛的退休降低了人事团队对自己工作的影响,更加注重业务的推广。两个企业合并后,各自企业的员工不可避免地会有许多疑虑,而人类心理的排他性会使他们之间的整合需要更多的时间。如果SMU继续实行双重首席执行官制度,员工在实行公司制度时将会有双重选择,使他们在许多问题上处于摇摆不定的状态。员工半心半意的工作无疑会导致内部能源消耗,使其难以集中精力发展公司的业务水平,这将为公司的发展埋下许多隐患。梅辛大学也是如此。如果两家公司合并后仍然采用双首席执行官制度,无疑会有这样的负面情绪,给公司的良好发展和运营带来很多不便。在张涛退休无疑是一种撤退策略。一方面,它可以降低员工的沟通成本,另一方面,它可以使员工的意志更加统一。

从这个角度来看,张涛的退休无疑是梅辛大学最好的结局。然而,并不是所有张涛的退休都是好事。离开具体实施层面后,王星的后续工作将面临诸多挑战。王兴最需要解决的是重组新美国大学的业务,以便找到一个更适合新美国大学发展的方向。果然,随着张涛的退休,王星的一封内部邮件证实了每个人的预测。

根据王星发来的内部邮件,梅辛大学将重新整合美团的所有资源和公众意见,成立平台业务组、餐饮业务组、综合业务组、外卖递送业务组、酒店旅游业务组、猫眼电影全资子公司、广告平台部等业务部门。同时设立客户服务平台部、技术工程与基础数据平台、战略与企业发展平台、财务平台、人力资源与服务支持平台等支撑板块。这种组织结构几乎涵盖了SMU的所有业务,突出了它们各自的优势,以应对来自市场各个方面的挑战。

王兴还说,“市场变化很快,危险和机遇并存。我们需要所有的同事从新公司的整体角度思考和行动,信任和支持我们周围的新同志,在新的组织结构下真正成为一个大家庭!在这个广阔的世界上有许多事情要做。岁月不等人,抓紧每一分钟!”

公司组织结构的调整被视为王星就任首席执行官以来的第一次重大调整。毫无疑问,这一调整是在张涛离任前决定的。与之相关的是,张涛看到王兴整合和优化新美国大学的决心将打破合并之初建立的双重首席执行官制度,从而担任特别注重战略制定的董事长一职。

从目前O2O市场的发展趋势来看,梅辛大学的这种调整是不可避免的。因为一个企业中没有两个首席执行官,所以在他们合并之初建立的联合首席执行官制度只是一个无奈的举动。留给王兴的是来自公司内外的更多挑战,接下来的事情将是考验王兴领导能力的开始。

公司的业务需要重组和整合。

从王星的内部邮件可以看出,他重组整合了梅辛大学的组织结构,保留了原来两家公司的优质资源和业务类别,建立了过去两家公司相对缺乏的外卖配送业务群。这种梳理更多的是整合两家公司的原有资源,但从梅辛大学的实际情况来看,还需要更多的梳理和整合。

以中国境外销售为例。在公众发表评论之前,它更依赖于与腾讯的良好合作,而美团正在打造自己的独立平台。梅辛大学合并后,如何利用腾讯的渠道优势,拓展自己的平台,成为梅辛大学需要快速解决的关键问题。然而,王兴的调整

美团和电平合并之前,他们面临着来自自己、百度、口碑等类似O2O市场的竞争,而来自饿面、觅食和欢块等二级O2O市场的竞争让他们的市场环境更加糟糕。合并后,来自自身的竞争减少了,但来自外部世界的竞争仍然没有减少,特别是百度的持续投资、口碑的重新整合和饥饿的快速发展。梅辛大学面临的环境并不比以前简单多少。因此,有必要重新定义和更新新美国大学的外部市场,制定新的发展战略。

公司内部更大的调整需要重新规划和协调。

公司发展计划和战略的调整无疑会引起内部组织结构的变化和调整。接下来是人员的变化和他们各自职责的变化。对于熟悉各自工作的美团老人和电平老人来说,工作的变化必然会导致员工之间磨合的增加。如何安抚员工情绪,让梅辛大学的员工顺利度过焦虑期,也是王星成为首席执行官后亟待解决的问题。但是,从组织结构的调整来看,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梅辛大学可能要做的就是让其员工相互融合。只有真正整合原来属于两家公司的员工,以应对更大的调整,这才是考验王星下一步工作的关键。无论如何,如果你想找到一条适合梅辛大学的新的发展道路,王兴在未来一段时间内重新规划和协调将成为一个关键问题。

与张涛的辞职相比,王星的任命让人有一种紧迫感。然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张涛的退休可能是新加坡和美国大学合并的最好结果。王兴的才华能否进一步展现这一可喜的成果,并真正给新加坡和美国的大学带来实质性的变化,是我们在未来一段时间需要关注的问题。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