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园台七号》拿下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剧本奖,尺度太大,内地无缘

国际新闻 浏览(785)

2019-09-08 09: 03: 32马青云

文/马庆云

由杨帆先生编写和导演的电影《继园台七号》刚刚获得威尼斯电影节主要竞赛单元的最佳剧本奖。这部电影投资了5000万,动画的质感很可能会混合在一起。这个故事的内容是对香港未来的爱与恨,以及孩子们在大时代背景下的情感。因为在电影情节中,部分孩子的情绪涉及大规模的戏剧,所以大陆释放的可能性基本上为零。

杨帆先生说,这《继园台七号》是他给香港的情书。已经达到写情书年龄的人很容易“赶上”,这也是《继园台七号》的一个显着特征,它可能是混合的地方。在电影故事方面,它是关于1967年的香港。在元太之后,一对母亲和女儿爱上了一名大学生。这三个人在伟大时代的洪流中做爱与恨。

为什么电影很容易“赶上”?《继园台七号》是一个动画电影,在3D制作完成后转换为2D图像重建。这种图片呈现不同于普通粉丝所看到的流畅图片。与此同时,导演杨帆,在具体画面细节上,选择了放大的处理方法,动画电影可以更加勇敢地放大细节。例如,在图片中,角色的微笑,动画实现美感,比真实场景拍摄更加细致,渲染速度更柔和,更慢。

这种画面的速度必然会给一定数量的观众带来“卡通”的幻觉。另外,《继园台七号》不仅扩大了细节,而且还希望扩大特定桥设计中的某些部分,然后缩小部分部分,使时间线变大和变小。这实际上是老派电影制片人在叙事中的个性化需求。这是一部情感电影,不是普通的商业电影叙事逻辑。

因为它是一封“情书”,所以在很多场景中都很放心。在图片中,我煞费苦心地出现,甚至恢复了香港今年的继任画面。这是真正的电影根本无法实现的审美高度。另一方面,这种“情书”的过度个性化给普通粉丝带来了巨大的审美挑战。值得注意的是,普通观众可以忍受电影带来的“缓慢”。

从故事的创作风格来看,《继园台七号》更像是《霸王别姬》的缩小版。这两部电影都是基于大男人的爱与恨的背景,以及对这种个人情感的表达,追求极致的审美待遇。《霸王别姬》其中,我们可以看到程蝶怡对小楼的最终情感。而《继园台七号》,我们也可以看到人类内外角色的终极情感诉求。

为什么它是简化版?因为《霸王别姬》呈现更自由的背景,而《继园台七号》则关注瞬态时代个人情绪的表达。当然,这两部电影的最终哲学主题是相同的。在时代的洪流中,个人情境的波动最终取决于情感美学甚至是虐待狂来实现超级程度。因此,在《霸王别姬》中,戏剧已经成为美学中的重要标志。在《继园台七号》中,重复提到了诸如《红楼梦》的内化工作。

在写给香港的这封“情书”中,导演杨帆非常感慨溢出是严肃的。画面和故事显然无法满足他的冲刺欲望。因此,在电影中,有一大部分杨帆指导自己的独白。这些独白也给普通观众带来了挑战。在威尼斯电影节上看过这部电影的中国观众对这些独白事件非常感兴趣。他们还认为这些独白更像是过去流行的一些社交软件签名。

导演杨帆的真实情感实际上出现在《继园台七号》的一些比例图片中。美丽,精致,充满欲望的规模使这部电影充满了爱与恨的复杂品味。当然,这种极端情绪需要完成这些尺度的显示。在我们的许多文学电影中,性是表达情感的重要方式。

从艺术的角度来看,这些图片没有问题,是美学的正常状态。然而,大陆电影院尚未评级,许多年轻观众尚未接受过这种专业美学培训。因此,《继园台七号》不大可能有大陆电影院。如果它被迫释放,可能需要删除这些比例图像,但是电影的整体味道大大降低。

一般来说,《继园台七号》将是一部混合电影。具有相同或相似环境或审美追求的粉丝将对电影的终极追求赞不绝口。具有不同审美品味的观众只能看到《继园台七号》中的痛苦。在电影中,有一条线,《红楼梦》虽然很好,有多少人读完了?

杨帆的编剧《继园台七号》是一种审美追求,是香港的《红楼梦》。生活就像一场梦,就像一种中国哲学的目的地。

文/马庆云

杨凡劳先生的电影《继园台七号》由杨帆老先生编写和导演,刚刚在威尼斯电影节的主要竞赛单元中获得最佳剧本奖。这部电影投资5000万元,动画的质感很可能会混杂。故事的内容是在时代背景下对孩子的爱,恨,仇恨和爱。由于电影的情节涉及大规模的戏剧,所以在大陆展示的可能性基本上为零。

杨凡老先生说,这《继园台七号》是他给香港的情书。年纪较大的人写情书,容易“纸箱”,这也是《继园台七号》的一个突出特点,但它的可能声誉也是喜忧参半。这部电影的故事是关于1967年的香港。继平台之后,几个孩子同时爱上了一名大学生。在洪流的时代,他们在三者之间做出了爱和憎恨的选择。

为什么“Carton”很容易?《继园台七号》是一部动画电影,在完成三维制作后转向二维图像重建。这种图片呈现不同于普通粉丝所看到的流畅图片。与此同时,导演杨帆,在具体画面细节方面,选择了放大处理方法,动画电影可以更加勇敢地放大细节。例如,在图片中,角色的微笑,动画的魔力,比实际拍摄更加细致,渲染速度更加柔和和缓慢。

这张照片呈现的速度必然会给一定数量的观众带来“纸箱”的错觉。此外,《继园台七号》不仅在细节上放大,而且在特定部分的设计中放大,放大一些部分,然后减少一些部分,从而导致时间线的过冲和过冲。这实际上是老式电影制作人的个性化叙事需求。这是一部情感电影,不是一种常见的商业叙事逻辑。

因为它是一封“情书”,所以在很多场景中都很放心。在图片中,我煞费苦心地出现,甚至恢复了香港今年的继任画面。这是真正的电影根本无法实现的审美高度。另一方面,这种“情书”的过度个性化给普通粉丝带来了巨大的审美挑战。值得注意的是,普通观众可以忍受电影带来的“缓慢”。

从故事的创作风格来看,《继园台七号》更像是《霸王别姬》的缩小版。这两部电影都是基于大男人的爱与恨的背景,以及对这种个人情感的表达,追求极致的审美待遇。《霸王别姬》其中,我们可以看到程蝶怡对小楼的最终情感。而《继园台七号》,我们也可以看到人类内外角色的终极情感诉求。

为什么它是简化版?因为《霸王别姬》呈现更自由的背景,而《继园台七号》则关注瞬态时代个人情绪的表达。当然,这两部电影的最终哲学主题是相同的。在时代的洪流中,个人情境的波动最终取决于情感美学甚至是虐待狂来实现超级程度。因此,在《霸王别姬》中,戏剧已经成为美学中的重要标志。在《继园台七号》中,重复提到了诸如《红楼梦》的内化工作。

在写给香港的这封“情书”中,导演杨帆非常感慨溢出是严肃的。画面和故事显然无法满足他的冲刺欲望。因此,在电影中,有一大部分杨帆指导自己的独白。这些独白也给普通观众带来了挑战。在威尼斯电影节上看过这部电影的中国观众对这些独白事件非常感兴趣。他们还认为这些独白更像是过去流行的一些社交软件签名。

导演杨帆的真实情感实际上出现在《继园台七号》的一些比例图片中。美丽,精致,充满欲望的规模使这部电影充满了爱与恨的复杂品味。当然,这种极端情绪需要完成这些尺度的显示。在我们的许多文学电影中,性是表达情感的重要方式。

从艺术的角度来看,这些图片没有问题,是美学的正常状态。然而,大陆电影院尚未评级,许多年轻观众尚未接受过这种专业美学培训。因此,《继园台七号》不大可能有大陆电影院。如果它被迫释放,可能需要删除这些比例图像,但是电影的整体味道大大降低。

一般来说,《继园台七号》将是一部混合电影。具有相同或相似环境或审美追求的粉丝将对电影的终极追求赞不绝口。具有不同审美品味的观众只能看到《继园台七号》中的痛苦。在电影中,有一条线,《红楼梦》虽然很好,有多少人读完了?

杨帆的编剧《继园台七号》是一种审美追求,是香港的《红楼梦》。生活就像一场梦,就像一种中国哲学的目的地。

金沙御匾会